EYE雲南 | 雲南:瀾湄地區命運共同體的“匯聚”之地

EYE雲南 | 雲南:瀾湄地區命運共同體的“匯聚”之地

(原標題:EYE雲南 | 雲南:瀾湄地區命運共同體的“匯聚”之地)

雲南與東南亞、南亞山水相連,人文相親。雖然雲南算不上是中國的核心地區,但若把中國西南地區和中南半島放在一起看,雲南便是當之無愧的區域性商貿與文化中心。

歷史上,南方絲綢之路和茶馬古道很早就暢通了彼此間的經濟文化聯繫。20世紀80年代以來,雲南成爲中國對外開放的前沿。1992年,雲南參與到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機制中,率先利用地緣位置優勢開啓中國參與東南亞次區域合作的進程。進入21世紀後,雲南雖地處內陸,但心向大洋,開放領域從南亞、東南亞擴大至太平洋-印度洋,以及中東和非洲,成爲中國最具國際化視野的省份之一。

隨着面向南亞、東南亞的樞紐作用日益凸顯,雲南如今憑藉其長期蘊育的包容韌性和內外融通特性,已經成爲各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匯聚之地。例如,人類命運共同體、亞太命運共同體、亞洲命運共同體、周邊命運共同體、東亞命運共同體、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瀾湄命運共同體,在地理空間上都涵蓋了雲南,而雙邊層面的中柬、中老、中緬、中泰、中越命運共同體也都在雲南交匯。同時,雲南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資源,已成爲中國推進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地球生命共同體的重要窗口。

鑺辫摦澶у湴闇囷紡鍗楁鍫撮渿鍑哄嵄妯擄紒绶婃�閶兼鏀拹 钄h惉瀹夌浖20榛炲墠鎾や綇鎴�

雲南作爲“匯聚之地”的多維融通優勢體現在四個方面。

首先是國家戰略的匯聚之勢。近十年來,雲南在“一帶一路”西南方向的重要樞紐地位日益突出,在深化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交流合作中的重要門戶作用不斷彰顯。如今,雲南已實現與湄公河五國的省級雙邊合作機制全覆蓋。

其次是互聯互通的匯聚框架。經過多年的建設,雲南已經形成了以瀾湄合作爲核心的內外融合互聯互通框架。雲南處於亞洲五小時航空圈的中心,位於東盟“10+1”自貿區、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圈,以及泛珠三角區域經濟合作圈的交匯點。中老鐵路、中歐班列和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連接,使得雲南與“一帶一路”的“六廊六路多國多港”架構得以更加順暢地對接。中越、中老、中緬國際通道高速公路境內段全線貫通,使雲南成爲泛亞交通樞紐。東南亞國家可通過雲南進入中國西部地區,連通第二亞歐大陸橋。這將是一座連接亞歐非三大洲,溝通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全球最爲壯觀的大陸橋。

第三是貿易財富的匯聚之力。雲南是長江經濟帶中聯通南亞、東南亞外部市場與長江中下游內部市場的重要支點。目前,雲南已成爲瀾湄國家最大的區域貿易伙伴,並同12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跨境人民幣結算渠道。雲南初步形成了以自由貿易試驗區爲引領,以經濟技術開發區爲帶動,以沿邊產業園區爲重點,以綜合保稅區、邊(跨)境經濟合作區等爲支撐的價值鏈優化重構體系。

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第四是知識人才的匯聚支撐。雲南是南亞、東南亞學生留學中國的首選地。近年來,雲南瀾湄職業教育基地累計培訓瀾湄國家人員超過5.5萬名。此外,雲南大學承擔着“南亞東南亞大學聯盟”秘書處,以及“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知識網絡”中國協調單位等工作,促進了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間關於發展經驗和政策互鑑的系統性知識共享。

未來,雲南的對外開放可着力培育其“匯聚”各類命運共同體的軟實力。

首先是全球大通道的戰略設計。雲南應繼續以瀾湄大通道作爲長期抓手,與國內區域發展形成更緊密的互動。尤其應在連接亞歐物流大通道和西部陸海新通道上做戰略規劃,在動力、電力、算力融合方面提出戰略規劃和設計。

穷途之鼠的契约

其次是建設區域國別研究中心。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建設需要了解外部世界,需要中國通過大力加強區域國別研究,來踐行“一國一策”方針。雲南高校多,在東南亞、南亞、中東、非洲等領域的研究具有獨特優勢。因此,整合促進這些區域發展的關鍵問題以及制定相應的政策建議,應成爲雲南區域國別研究的重點問題之一。

圖片來源:中國日報

鑺辫摦鍦伴渿 鍦嬫嘲閲戞崘娆�3000钀厓銆佹柊鍏夐噾鎹�1000钀厓

再次是建立地區教育中心,尤其是漢語國際推廣中心。漢語教育和推廣是今後幾十年中國做好國際傳播的重要手段。雲南對外輻射面廣,可以通過產-學-研模式,開發快速學習漢語的模式和方法,以提高漢語的國際傳播能力。

闃叉涓嶅繀瑕佹亹鎱屸�︾背閰佃弻閰� 灏堝寤鸿鏀硅閭﹀厠鍒楅吀

想跟你在一起

最後是推動全球生態文明中心建設。雲南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資源,在建設全球或中國-東盟生態文明中心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通過開展跨學科研究和人力資源開發,雲南可以在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的經驗和知識共享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簡而言之,雲南應持續提升其“匯聚”軟實力,爲實現區域和全球更加融合、繁榮、可持續、包容的發展作出重要貢獻。